88小說網 > 撕掉馬甲后夫人驚艷全球蘇染司擎堯 > 第758章 :深情
耳邊響起了泰克歡快的啾啾聲,司念緊閉著雙眼,不敢面對眼前的情景。
她那張原本白皙的小臉此刻蒼白無色,心中充滿了驚恐,仿佛快要哭出聲來。
天哪!
她不就是來郊外寫生嘛,怎么竟會碰到一只仿佛從神話中走出來的大狗?!
它不會是餓瘋了吧,想把自己當作午餐吧?!
司念帶著哭腔,心中暗暗詛咒著這突如其來的變故。然而,就在這時,她感覺到手臂一輕,大狗似乎消失了。
正當她稍微放下心來,手臂又是一緊。
緊接著,司念就被一股力量猛地拉起,整個人撞進了一個堅實的懷抱……
是墻嗎?
不對,這感覺似乎不是墻。
因為這堵墻有溫度,觸摸到的肌膚微微有些溫熱,更像是……月匈膛?
司念猛地睜開眼,抬頭望去。
果然,映入眼簾的,是一個男人,一個高大威猛的男人……
這個男人,比任何男人都更像男人,他身上的陽剛之氣,實在是太過強烈了。
看多了城市里那些文弱秀氣的男子,乍一見到他,司念覺得他充滿了震撼力!
那種霸氣側漏的感覺!
然而,她還未來得及多看幾眼,腳邊又傳來了毛茸茸的觸感……
一只大手緊緊地拽著大狗脖子上的項圈,那位高大的男子想要將它拉開一些。
但是,這只長久未曾見過女人的大狗此刻卻興奮得不得了,啾啾地叫著,搖動著尾巴,一個勁兒地往司念身邊湊。
若不是那男子的力氣足夠大,還真難以拽住這只小家伙……
“啊!”
司念驚呼一聲,心臟猛地緊縮,下意識地往余凱身后躲去,雙手緊緊攥住他堅實有力的胳膊,只敢露出半張臉,小心翼翼地窺視著那團毛茸茸的黑色物體。
“別怕,它不會傷害你的。”
余凱感受到身后傳來的顫抖,低聲安撫道。
司念原本還一臉驚恐,但當她看清那團黑毛其實是一只狗狗時,緊張的神情瞬間放松下來。
她櫻唇微揚,眼中閃爍著喜悅的光芒,緩緩走向泰克。
她彎下腰,輕輕地撫摸著泰克的頭,心中涌起一股暖流。
司念一直都非常喜歡狗狗,眼前的這只雖然體型較大,但依舊讓她感到親切無比。
泰克似乎感受到了司念的善意,它歡快地搖著尾巴,腦袋不斷蹭著司念的手心,發出歡快的嗚咽聲。
然而,由于泰克脖子上的皮繩還握在余凱手中,它這一打轉,竟將兩人一同卷入其中。
轉眼間,天旋地轉,司念和余凱以一種極其曖昧的姿勢倒在了地上。
司念整個人壓在余凱身上,四目相對,空氣中似乎彌漫著一種莫名的情愫……
眼前一黑,司念的身形猛地一歪,便向后倒去,隨后,她的背部緊緊貼上了一具堅實的月匈膛。
“哎喲,好疼!”
由于沖擊力,司念的小臉撞上了余凱的月匈口,她抬起一只手捂住鼻子,輕輕地揉了揉,忍不住呼痛出聲。
而司念此刻的姿勢,正好讓余凱可以清晰地看見她領口內的風光。
余凱因為某些原因早早地離開了家,投身軍旅,對于女人的了解,他幾乎是一片空白。
而眼前的這個小女人,是他心中深藏的新娘,是他從小就想要守護的人。
因此,這一眼,讓他的心跳瞬間加速,仿佛有火焰在體內燃燒。
他努力壓抑住內心的悸動,抿緊嘴唇,選擇閉上眼睛,不想讓自己失控。
剛毅的臉龐上,浮現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羞澀。
“尹、咳、小姐,能否請你起來?”
余凱輕咳一聲,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。
他決定暫時不透露自己的身份,想要看看這個小丫頭是否還記得自己。
如果她真的認不出自己,那這個游戲或許會更加有趣。
司念這才意識到自己和余凱此刻的姿勢有多么曖昧,她像是觸電一般,迅速從余凱的月匈膛上爬了起來。
她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,心中充滿了尷尬和羞澀。她怎么會在這種時候,以這種姿勢倒在了一個陌生男人的懷里呢?
“對、對不起……”
司念的臉頰瞬間變得通紅,猶如涂抹了一層厚厚的胭脂,她手忙腳亂地想要從余凱的身上爬起來。
然而,她忘記了泰克脖子上的皮繩,因為動作幅度過大,不小心扯動了那根繩子。
余凱本來正在試圖解開繩子,卻因為司念的掙扎和泰克的沖撞,身體失去了平衡。
眼見著自己就要往沙灘上趴去,司念還以為自己肯定會摔個狗啃屎,可憐她白皙的小臉蛋,就要埋進細沙之中了……
只不過,預期的疼痛并沒有到來,一只有力的臂膀迅速地從身后摟住了自己。
臉色松動,司念才剛暗自慶幸躲過一劫,結果,月匈前驀然傳來了微微刺痛……
襲月匈!
這個男人他、他竟然襲月匈!?
甚至還捏了好幾把?
“啊!你這個大色狼!”
揚聲驚呼出聲,司念狠狠地掐了掐余凱的手臂,而后迅速地站了起來。
“虧你長的一臉正氣,男子氣概十足的,沒有想到,竟然是個悶騷型的大流氓?!”
美眸瞪圓,司念雙手叉腰,惡狠狠地對著余凱兇了起來,儼然就是一只被惹怒了的小母獅……
“你、你、你這個大色狼!假正經!竟然敢對我耍流氓?!信不信我滅了你!?”
氣到極致,上前一步,司念探出瑩白的手指,大力地戳著余凱的月匈膛,臉蛋上爬滿了悱惻的紅暈,只不過,是被氣的!
滅了自己?
就她那副纖細的小身板,仿若一碰就會碎一般,哪里滅的了自己?
余凱本來覺得挺尷尬的,剛剛那個意外,確實是自己不對,可是聽到這個小不點如此兇悍地叫囂著,他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她果然還是和小時候一樣,性子依舊如此的急躁,不知天高地厚的,卻也是一如既往的……可愛。
余凱俊挺的薄唇突然勾起一彎淺弧,狹長的眼眸更是猶如身后那汪蔚藍大海一般的深邃幽粹,仿佛還隱隱透出了一股子深情?
司念猛的一愣。
深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