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小說網 > 炮灰女配改拿全能大佬劇本 > 第二百零七章 斗會
  花絮沒有正面回應,只是撣去衣裙上的灰塵,不客氣的指責道:“房前輩的待客之道還真是特別,偷窺別人的隱私可不是禮貌的行為。”

  “咳咳”,感受到主人的心緒波動,手中的陣盤發出嗡鳴聲,似清風穿過林間窸窣作響,又像遠方的驚濤拍石,但隨著房銘將靈力注入其中,陣盤很快沉寂下來。

  “你來陣宮做什么?”

  花絮作無辜攤手狀:“晚輩作為房前輩的學徒代表陣宮參加斗陣大會,總該享受點學徒應有的待遇吧!比如陣圖陣盤什么的......”

  看的出來房銘是真的不擅長與人打交道,隔著八米遠的距離,作勢就要將手中的水晶玉盤扔過來。

  “倒也不必如此實誠......”

  房銘沉思了半晌,鼓搗兩下后扔出一枚儲物戒,淡聲道:“見面禮。”

  說罷不待對方反應過來,一揮袖袍,花絮竟然直接出現在陣宮門外,合著她剛才腳下站的青石板是個小型的移形陣啊!

  雖然房前輩大抵是個社恐,但為人卻很是大方,儲物戒中除了基本的陣法大全外,還有不少布陣材料,其中不乏珍稀之物,見狀花絮決定要在斗陣大會上為他爭光一把。

  論起陣法的基礎知識,無論是從閑云宗廖師兄那里接觸到的,還是房銘贈予的陣法大全,都不如當初在歸元秘境中沙漠暗河時,夢境中那個古怪老者傳授給她的細致全面,她晚上閑著沒事就會看上兩眼,然后徒手比劃陣法的紋路走向,可惜還沒上手實踐過。

  五日的光景一晃而過,大會場所設在天啟大陸的中心,邀月島上飛出兩艘帶有云家標志的飛行靈舟,其中一艘上難得出現三位宮主同時在場的和諧畫面,樊丹師一反常態的熱情拉著生人勿近的房銘下棋。

  代表符宮參加大會的是名叫梨謙冬的年輕學徒,青澀的面容上帶著一抹緊張,此刻看起來正在孟符師的耐心指導下臨時抱佛腳。

  “你不必緊張,就當作是一次測試即可,由于時間緊急老夫只教了你們火符,在大會中沒啥競爭力,就當去長長見識,比不過就趕緊認輸!”

  梨謙冬認真的點點頭,表示自己聽進去了并且會嚴格執行。

  樊丹師一邊下棋一邊慢悠悠道:“孟符師的心態倒是好的很,每次都帶新人去參加。”

  “名譽都是些身外之物,樊丹師的心境還是修煉的不到家啊!”

  瞅到兩人有要吵起來的趨勢,原本正看風景的花絮連忙提高聲音問道:“云師兄,聽說斗會很是熱鬧,是真的嗎?”

  “當然是真的!”深受其害的云成也配合道:“修士之間買賣交易,切磋交流,不說難得一見,也絕對是不虛此行,不信你可以問幾位前輩!”

  于是一番回答成功的將眾人的注意力和話題引到了斗會的盛況上。

  到達大會賽場外圍后,果然如同云成所說般,寬闊的街道上人頭攢動,熱鬧非凡,數量繁多的店鋪和小攤都已經開張做生意,不斷有人駐足停留,銷售丹藥和符箓的價格以及符紙、符墨和藥草等材料也較往日便宜,不僅如此,花絮還看到不少場地集中了一批批同好修士,探討交流經驗心得。

  斗會的場地更是十分開闊,中央搭建起數座方方正正的玉石臺,相隔距離不算太遠,周圍是觀看比賽的座位,每座玉石臺兩邊立著巨大的石柱,上面雕刻著的紋路以及頂端的形狀也十分講究,比如斗丹臺旁的柱子,頂端設計成了煉丹鼎,柱子上刻著的便是燃燒的火焰。

  云成見她饒有興趣的盯著柱子瞧,開口解釋道:“這石柱還設下了禁制,起到了防護和隔音的作用,使得比試間不會相互打擾。”

  “斗會要到明日才正式開始,今天你們可以自由行動,若是累了直接去附近的悅來客棧休息即可,房間已經提前訂好了。”孟符師笑瞇瞇說完,就快步走開去攤鋪上淘寶了。

  花絮的心情頗為舒朗,沿著道路慢慢走著,兩側的攤鋪盡收眼底,但無論是符箓還是丹藥,質量都參差不齊,若是不懂門道的外行人,興許還真會被誆騙了去。

  “許師姐你看!”梨謙冬從身邊的符箓攤鋪上拿起一張靈符,仔細察看后遞給花絮道:“這張爆炎符的紋路似乎與符書上描畫的不太一樣。”

  爆炎符屬于三品攻擊性符箓,和她當初改良的火爆符的功能差不多,但威能更強,制作難度也更上一個臺階。

  花絮接過后細細觀察感受了一番:“紋路更為簡單清晰,卻渾然一體,少一道威力不足,多一道便顯繁贅,蘊含的靈氣也十分充沛,是上品爆炎符,刻畫之人必是高手無疑。”

  “還是這位道友識貨!”攤鋪的主人是位胡子拉碴的中年修士,兜帽下不經意露出的五官卻生的頗有些秀氣,穿著一身藏青色法袍,氣質略顯違和,原本有些不屑的神情頓時變成了得意:“明明我的靈符威力更大,偏要選擇那些循規蹈矩的普通貨色!”

  見這靈符得到了許師姐的認可,梨謙冬有意買下兩張鉆研,于是掏出儲物戒道:“給我來兩張。”

  “哎!”中年修士熱情的應了一聲,也不在意購買數量不多,咧嘴露出潔白的牙齒笑道:“二十塊上品靈石,多謝惠顧!”

  “你怎么不去搶啊?!”比普通上品爆炎符的價格貴了十倍不止,涵養還算不錯的梨謙冬差點噴出一口熱血,擼起袖子同對方講道理:“你看我像冤大頭嗎?看來不是其他人不敢冒險嘗鮮,而是腦子沒坑的都不會買你的靈符,這個價格都夠買二十張爆炎符了!”

  中年修士搖搖頭,堅定的伸出三根手指道:“價高自然是有原因的,若論威力,本符師的爆炎符最起碼比尋常的大上三倍有余,關鍵時候可是能決定戰局的勝敗!”

  梨謙冬半信半疑,轉頭詢問花絮的意見:“許師姐,你怎么看?”

  “道友的話在下是信的。”花絮表情誠懇,卻藏了一絲狡黠:“不過道友提價至此,若是不小心引起個通貨膨脹啥的,不知道符盟的長老們會不會出手干預呢?”

  組織斗會背后的勢力正是幾大盟會,他們對質量良莠不齊的攤鋪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但絕不會允許有人過度擾亂丹藥或者符箓在大陸上流通的價格,因為這會直接損害到盟會的名譽和利益。

  生怕掉馬的中年修士身形微僵,連忙改口道:“道友方才聽錯了,只需兩塊上品靈石。”

  在中年修士幽怨的目光中,云成將他攤鋪上的符箓買走大半,正好他一個身嬌體弱的丹修,不差靈石的同時還需要符箓防身,最后心滿意足的離開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