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小說網 > 炮灰女配改拿全能大佬劇本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玄龜一族
  未曾見識過玄龜一族神通的修士都會誤以為他們只擅長防御,殊不知其戰斗力同樣強悍驚人,在主場海中也是少逢敵手的存在,之前殘魂提到的重甲玄龜雖便是玄龜族成員,只不過是陸龜,而無妄海中的玄龜一族據說是神獸玄武的后代,雖然他們從來沒有公開承認過。

  “玄龜族族長想在談判之前見你一面,至于我母皇,她不方便提前露面。”

  花絮理解的點點頭道:“是因為少族長突破化形之事嗎?”

  “沒錯。”藍潯擔心她不自在,特地安慰道:“玄龜一族性情溫吞隨和,鮮少與海中的種族發生沖突和爭鋒,其實......也可能是懶得動手,若無要事他們很少挪窩,所以你不必緊張,他們大概是想向你表達謝意。”

 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,花絮偶爾回頭看看獨孤謙有沒有落下,但是在見到他坐在海獸背上悠然自得的不遠不近跟在自己后面時,就發現自己白費心了。

  相比于華麗大氣的鮫宮,玄龜族的居所簡直簡單樸素到感人,形似龜殼的巨大石屋罩在海水中,扎地的地方生長著許多艷麗的珊瑚叢和海底植物,倒是和灰白的石屋相得益彰,石屋上面的紋路有點類似龜殼上的花紋,但花絮兩人卻清楚這是個無比龐大的陣法。

  藍潯悄悄附在花絮耳邊說話,語氣有些酸不拉幾道:“玄龜一族受上天偏愛,不僅戰力強悍,壽命極長,還擅長陣法和卜卦,趨吉避兇的本事也是一絕。”

  “鮫族亦是如此”,花絮迎著她不解的目光道:“你們同樣驍勇善戰,鮫目可識盡天下陣法,亦不乏可預言未來的血脈,何必羨慕他族?”

  “你說得對!”藍潯作為一尾剛成年的鮫人,還有幾分少年心性,聞言十分得意道:“鮫族就是最厲害的!”

  花絮對她的結論沒發表意見,而是碰了碰她纖細的胳膊讓她收斂些,因為一個巴掌大的玄龜慢悠悠的劃動四肢朝他們游了過來。

  “三位貴客請隨我來。”

  石屋之內別有洞天,進門不遠處便是招待客人的正堂,擺設同人修使用的差不多,只是桌椅板凳的材質比較特殊,居然都是由海底暖玉制成,摸上去只覺渾身暖洋洋的十分舒適。

  “臨淵城少城主這邊請,我們族長和兩位貴客有話需要單獨講。”

  獨孤謙覺得自己十分多余,他看了一眼正坐在暖玉椅上閉眼享受的花絮,對方隨意的擺擺手示意自己無事,他只好跟著小玄龜去了其他地方呆著。

  “小友若是喜歡,可隨意搬走。”

  渾厚的嗓音突然出現嚇了花絮一跳,她連忙睜眼正襟危坐,只見一位背部微駝的老者坐在主位,瞇眼笑的十分慈祥和藹,手中捋的白胡子長的可以扎辮子了。

  “花絮見過族長。”

  “小友不必客氣,老朽有話就直說了,多謝小友清除無妄海的死氣,我那不爭氣的兒子才能突破化形,小小禮物,不成敬意。”

  一個用紅綢帶綁著蝴蝶結的龜殼飄到花絮面前,雖然包裝略顯簡陋,但看得出努力過了,要知道玄龜一族龜殼的防御性堪比仙器,是用來抵擋雷劫的最佳選擇,極少在外流傳,因為它們通常隨著死去的尸身埋葬在海底,只會在取得族人同意后才能留下作他用。

  “多謝族長。”花絮看得出玄龜族長是真心誠意的感謝,于是沒有推辭,順便將自己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問出:“我想請教一下族長,海底各族究竟是如何得知那人是我的?”

  這話問的沒頭沒尾,玄龜族長卻瞬間了然:“小友當真以為我們幾個老家伙對龍宮的事情一無所知嗎?”

  “晚輩愿聞其詳。”

  “老朽記性不太好,只隱約記得那是幾百年前的一天,一神物從天而降砸入無妄海,卷起無邊海浪,海中族眾皆被這股兇悍的氣息驚動,欲前往一探究竟,但那東西似乎被秘法所掩不見蹤影,眾獸皆無功而返。”

  “但自從那天起,令人膽顫的濃厚死氣開始從墜落之地逐漸蔓延,開始有海獸因此傷亡并愈發嚴重,我等始終放心不下,諸位族長終于決定聯手深入調查,結果卻忽然收到真龍傳音。”

  玄龜族長說到此處略有些激動:“神龍前輩說自己前來無妄海是為休養,他亦會想辦法壓制死氣,讓我們不必驚慌。”

  “老朽等人當時又敬又怕,參拜過后就離開了,的確如神龍前輩所說,死氣再也沒有繼續擴散,但仍舊影響了海獸的修煉,以至于許久不見有海獸突破晉階,當我們惴惴不安的再次前去請教神龍前輩時,卻沒有收到任何回復。”

  “玄龜一族善卜,族中老祖以壽元為代價得出結果,言明會有一位女修解決無妄海危機,在此之前希望各族約束自身,勿要挑撥生事耽誤大局。”

  “龍宮現世之時,幾位族長亦趕到那處,深感卜算之事即將應驗,但礙于種種原因沒有顯露于人前,卻始終密切關注著龍宮的動向,直到我們看到你最后從龍宮中走出來,死氣徹底消失不見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合著當時有一群妖修大能盯著她,稍微幻想下那個場景,花絮就忍不住起一身雞皮疙瘩。

  玄龜族長看到她一言難盡的神情覺得有趣,本就瞇著的眼睛笑得連條縫都看不到:“當時不是沒人想現身探究或是殺人奪寶,但被老朽和幾位還算知恩圖報的族長出手攔了下來,并約定此事只有在場眾人知情絕不外泄,老朽亦預感還有見面之日,所以提早將禮物備好以待貴客前來。”

  花絮再次開口道謝,沒想到自己在毫不知情的狀況下躲過一劫。

  一旁的藍潯也聽的認真,當時母皇被關押在水牢中,此事是銀昌代表鮫族前去處理的,雖說后來在母皇的逼問下說了個七七八八,但顯然還隱瞞了一些事情,比如他當時有沒有打算對花絮動手,恐怕這個問題只有他本人才清楚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